ABUF

如果我是你

现实向/不上升


“你会不会回来的太晚了?”她坐在餐桌旁,听见门响,伸手把微微发烫的手机倒扣过去。


  又是这样。


“你还没睡呢。”白敬亭脱下皮鞋,顺手把钥匙放在桌子上,走到她身旁,弯下腰视线与她平视,眼神明亮,邀功似的晃了晃手里的东西,“看,给你带的马卡龙,是怀柔开的新店……”


话还没说完,就被她疾言厉色地打断:“白敬亭!马卡龙是你亲手买的吗?还不是助理买的!你现在是想跟我讲你次次回来这么晚都是因为买马卡龙了是么!”


“映洁……”白敬亭怔了怔,下意识用另一只手去抓她的手,却被她闪过,尴尬的悬在半空中。


她一晒,眼眶中的泪水盈盈欲坠,慢条斯理地抽噎道:“白敬亭,如果我是你,一定不强迫自己回这个不愿意回的家!”说完就跑回了卧室,将门反锁。

 
白敬亭倒退着坐在她坐过的椅子上,打开手机,看见了她发的好多条微信,叹息声如同露水般划过深夜。眼眸又轻轻瞟过一桌冷菜,懊恼地抓了抓头发。


怎么会这样。



“映洁,出来吃早饭吧。”
    
   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
“求你了,你一天没出来了。”
    
          ……

“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……

“我已经解决这个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……

一夜无眠。


她挠挠头,揉了揉微微发肿的眼睛,暗自嘲笑自己:当时在一起的时候就知道这场恋爱是持久战,也努力说服自己支持他的工作,既然做好了所有准备,现在又在不满些什么呢,吴映洁?


房间里很暗,一丝光都照不进来。


她决定出去,她决定再次原谅他。


“他工作这么久已经很累了,以后再也不能为了这些小事跟他发脾气哦!”她第无数次这样安慰自己。


房门打开了。


“我出来了。”她揉了揉鼻子。


“你粗来啦。”白敬亭悬着的心终于着了地,目光温柔,如释重负地对她笑着。


“诶!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开玩笑!”


白敬亭没有接话,一时间静悄悄的。


家里虽然有暖气,她却还是觉得脚有点冷,在地板上磨了两下才意识到又没有穿拖鞋,她把脚往后缩了缩,“不能给他看到,不然又要凶我了。”
 

果然,“吴映洁,为什么又不穿拖鞋?上次的惩罚还不过瘾吗,嗯?”


“我……我忘了……”她心虚地退了半步。


猝不及防,白敬亭一把抱起她,走向卧室,惹得她惊呼一声,只能紧紧抱住他的脖子,“诶!你干嘛啦!”


白敬亭把她轻轻地放在床上,轻轻地拉她坐在床边,就像对待一件无价之宝。


他禁锢住她的肩,蹲下来视线与她平视,吴映洁看向他,他眼底的乌青怎么这么严重,难道他一晚上没睡好吗?


“听着,宝宝。”
  

她的心狠狠一动,霎那间酸了鼻头。


白敬亭有多久没这么称呼她了?


她自己也忘了。


“我最近回来的很晚,是因为之前拍的剧后期出了问题,需要我去补录原声。而现在拍的片子又走不开,所以只能约在晚上了。”


他看着她的眼睛,松开了禁锢她肩膀的手,搭在她手上,握紧。又轻轻地开口,补充道:“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一千一万个对不起,我不知道经纪人忘记告诉你了,昨晚也没有看到你的微信。”
 

“我明白,我都明白。”她紧紧地抱住他,将双手环在他的腰上。

 
只要他们依然相爱,什么她都可以理解。


“不,你听我说,我知道,在一起之前我许诺你的统统都没有办到,我说过两年之内一定公开,我说过每晚都回家陪你看综艺,我说过陪你去旅行……我说过这么多,都没办到,可是你从来没有埋怨过我。”


白敬亭感觉俯在他肩膀上的小脑袋越来越颤,T衫上划过她温热的泪水,“宝宝,我手头的工作都结束了,年初我就跟经纪人说过了,下半年我没有工作,全都陪你好不好?”


“我陪你去看肥皂剧,陪你去台湾见你家人,我陪你去看圣托里尼的落日,你想干的,我都陪你。”


“你想要的,我也都给你。”

 
她感觉房间一下子亮了起来,阳光照在她心里,一点,一点,蚕食着她最后的理智。


她终于肆无忌惮地哭出声来,断断续续地说道:“我也不想的,我忍不住……我没有安全感啊白敬亭……我也不想这么不讲道理的……可我就想你陪着我……想你跟我在一起……”


“嗯,我知道,我都知道。我爱你,吴映洁。”白敬亭轻轻摸着她的后背,俯在她耳边,温热的气息弄得她脸上痒痒的:“冰箱里有马卡龙,是今早买的,饿不饿,我抱你去吃吧?”
 

“我自己去排队买的。”他想了想补充道。

 
“我不饿。”她嘤娇着,仍然趴在白敬亭的肩头,双手紧紧抱住他的腰不肯放开。

不知道抱了多久,直到白敬亭的肩膀都麻了。
  
  
“真不饿?”
  
  
“真不饿啦。”
   
  
“那,进行一下刚才的惩罚吧……”
  
  
“喂,白敬亭!”

 

………………
 


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,她不舍得起床,盯着白敬亭的睡颜发呆了很久。


他一定很累吧。


她看了很久,白敬亭都没有醒来。她想了想,还是放不下冰箱里的马卡龙,终于轻轻地下了床,又替白敬亭掖好被角。


走到餐桌旁,听见手机提示音一下一下地响着,她快速走过去将手机静音。


打开手机,微信竟然有200多条未读消息,清一色的祝福她跟白敬亭。
“不对诶,我没跟她说过呀……也没有跟他提过诶……大家都是怎么知道的……”


她没有回复,迅速退出打开微博,“特别关心提到了你”,吴映洁手直打颤,颤抖着点开。

上午8:29
白敬亭:如果我是你,一定感觉很幸福。@鬼鬼吴映洁
配图是他提着马卡龙的照片。


“白敬亭……白敬亭……”她呢喃着,眼泪“啪嗒啪嗒”地滴在屏幕上。
 

“诶,我在呢。”白敬亭从身后环抱住她。


 


 

The best ending.

现实向/不上升

北京到横滨的距离,有2000多公里,而我与你的距离却是一生。


现在我正坐在开往首尔的飞机上,一个星期前你给我打电话,语气中带着惺忪的喜悦,邀请我参加你的婚礼,我在电话这头苦笑一声,道了声恭喜,后面你说了什么,我一个字都听不清了。


直到你早已挂了电话,我才洗了把脸回到了影棚。
  
  
2016年到2018年,这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三年,我从一个到处碰壁的新人,成为了内地炙手可热的小生。我清楚自己想要什么,也清楚自己什么也给不了你。可我忍不住,我不是注孤生,我爱你,我忍不住偷看你,忍不住对你笑,忍不住自己温柔的语气,可曾几何时,你也开始回应我,在害怕时握紧我的手腕,不自觉的靠近我,早晚互道安好。

 
我记得很清楚,去年圣诞节收工后,我们五个人一起吃夜宵,大家开玩笑地让我们在一起试试,你朝我一笑,我一愣,也回之一笑。


你知道吗,我最引以为傲的是我们的默契,最恨的也是我们的默契,你知道我什么也给不了你,你明白我连一个承诺也无法对你许下,我也清楚你不会接受这种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结果的感情,于是相视一笑,结束这份正在萌芽中酝酿的感情。


吃完夜出来的时候下雪了,我知道你很喜欢雪,去年录节目的时候还拉我去堆雪人,可当我望向你眼底,你却说希望这是最后一场雪。


要分开时你朦胧地看着我:"白白,你能送我回酒店吗?"


我点点头。


餐厅离你的酒店只有15分钟的路程,我们选择了步行。


雪越下越大,我给你打着伞,中间却始终隔着一个人的距离,快到酒店时,你猛的停住,背对着我说:"就到这儿吧。"
   
    
我拒绝的话就嘴边,却如鲠在喉,直到看着你的背影消失,我都没能说出半个字。

   
从那之后我们再没见过,即使录制节目时也有意错开时间,这是属于我们的默契。我发展的还不错,步步高升,可也只能在屏幕另一边看着你。


飞机降落了。


你曾经说过,你最喜欢横滨和首尔了。你还说过,结婚的时候,婚礼一定要定在这两个地方中一个。如今终于实现了,明天你就是别人的新娘了。


一夜无眠。第二天我直接去了酒店,同桌的只有何老师,撒老师,鸥姐和大老师。
 

你出场的时候穿的那套白色婚纱,与我梦中的一模一样,你似乎瘦了,却更美了,我曾经无数次想象与你再相见的场景,可是真到了这一天,却是这么讽刺的画面,你在台上我在台下,十米的距离却隔着一生。


婚礼还没开始,我却喝得酩酊大醉,朦胧之间,我看到你和新郎向我走来,脸上带着得体的微笑,我的视线越来越模糊……
 
   
我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晚上了。我看见撒老师坐在我床边,点了一根烟,语重心长地复述道:"鬼鬼说,希望你能越来越好。"


我回到了北京,经纪人已经给我打了20多个电话,说完工作后,我挂断了电话,看见了手机上的推送消息:台湾女艺人鬼鬼吴映洁近日公布婚讯,众星齐送祝福!
   
   
我打开微博,不断增加的私信令我眼花缭乱,我点开了一个我与她合照的头像的私信 "哥哥你们一定在一起过,对吗?"

我继续往下滑,"你们相爱过对不对?"

"魄魄曾经是真对不对?"

"是因为你爱她,所以才没有评论祝福她,对不对?"
   


或许有时候,你们比我更懂我自己。

不祝福是我最后能放纵自己的事。


往后几年,我果然如她所言,越来越好。


业界都说我是不要命的工作狂魔,连一向最严厉的经纪人都让我休息一段时间,可只有我自己知道,唯有不停的工作才能让我安心,才能说服我自己错过的一切都是值得的,而且这也是她对我的期许。


可无论工作再忙,每年圣诞节我都要一个人飞去横滨待两天,没有人知道原因。
 

我30岁那年圣诞是我最后一次去横滨,我拍了一张横滨夜景上传到ins并写道:我漫长而又懦弱的青春,终于有了结局。


对不起,让你们失望了,我们之间从来没有过故事,也不是所有相爱都可以拥有姓名。